400-878-8066

身患癌癥,醫生說“無藥可治”,可她偏不信 | 腫瘤會診日志

時間:2019-03-07 瀏覽:次 來自:新里程美家

  乍看過去,誰都不會想到,坐在我對面啜飲咖啡的女人會是一個癌癥患者。現在的玲子妝容精致,戴著漂亮的軟呢帽,臉上洋溢著溫暖的微笑,和健康人并沒有不同。但仔細觀察,還是能發現她光禿的鬢角。

  因為化療,玲子的頭發幾乎掉光了,為了不讓自己“看起來像個怪物”,愛美的她總是戴著假發或者帽子,今天她換了一頂新帽子,并告訴我她的腫瘤又縮小了,她為自己的好轉歡欣鼓舞。

癌癥患者

  我也為玲子重新煥發活力而欣慰,聽著她哇哇嚷著八卦新聞,我心里默念:“她回來了!”

  咖啡館里聽到的壞消息

  玲子是我的大學同學,她性格活潑,特別愛笑,是班里的開心果。我和玲子是最好的朋友,畢業后在同一個城市工作,十幾年里互相照顧,我們像姐妹一樣親密。

  上一次和她喝咖啡,是兩年前的事情。我清楚地記得當時的情景,那天她匆忙約我去公司旁的咖啡館,臉色灰暗,還沒開口說話眼淚已經掉了下來,我嚇了一跳,平時的玲子可不是這樣。她說:“小貝,怎么辦啊,我得了癌癥。”

  我更是吃了一驚,接著她告訴我,她已經做過CT、MRI和腹腔鏡活檢術等一系列檢查,醫生確診她是“晚期膽管細胞癌”。

  聽到“晚期”這兩個字,我心里一涼,玲子生病有一段時間了,剛開始她覺得腹脹不舒服,就去上海一家著名三甲醫院看病,醫生看了她的情況要求做更多檢查,她就擔心自己情況不妙,沒想到檢查結果竟然是癌癥晚期。

  我趕緊勸她不要難過,但她搖著頭說自己可能時間不長了,聽她這樣說,我心里特別難受。

  玲子說給她看病的是醫院里的大專家,說她的腫瘤組織體積大,惡性程度高,化療和放療基本已不起什么作用。現在能做的只是改善一下膽道感染問題,因為她的腫瘤壓迫膽管引起了膽道感染。

  我能明顯的感覺到她心里很焦慮,我安慰她放松一些,她很激動地說大夫其實對她的治療建議很消極,她可能沒救了。

  我勸她不要想得那么壞,先積極配合治療,現在醫學那么發達,經常聽到癌癥被治愈的消息,她現在都能到處走動,還沒有到病入膏肓臥床不起的程度,不能放棄自己。

  之后我送玲子回了家,和她老公聊了聊治病的事情。原來玲子的老公本來不想告訴她實情,但是玲子非要看檢查結果,她老公拗不過她就說了出來。

  我勸玲子不要一時想不開,先保養好身體積極治療,大家幫她找找看有沒有更好的大夫治病。生病后的玲子曾經的活潑勁兒一去不復返。

  不久,玲子接受了膽道引流術(PTCD)。她是個很堅強的人,在治療中忍受了巨大的痛苦,兩個月間,她的膽道感染了4次,我在病房里見她疼得坐臥不寧的樣子,那個難受真的看了讓人心酸。

  無需去大洋彼岸,其實近在咫尺

  玲子雖然很配合治療,但已經被折騰得身形憔悴,這些治療沒有對腫瘤有任何積極的作用,她老公很著急,到處搜尋治療膽管細胞癌的信息。

  我也想幫他們一把,就詢問我在醫療界工作的朋友們,有一個朋友推薦了美國醫生,朋友說美國的癌癥醫療水平是走在世界最前沿的,在過去的二十多年里,美國的癌癥總體死亡率下降了25%。很多在中國被判定為死刑的癌癥,經過美國醫生診療后都得到了很好地治療并且能有很好的生活質量。朋友告訴我現在的海外醫療機構可以提供遠程會診,不用去美國,不妨考慮一下。

  我趕緊把消息告訴了玲子夫婦,讓朋友給他們介紹了海外醫療機構,經過大家詳細地咨詢考察對比,最后選了新里程美家,因為這家不是中介,是國內唯一擁有實體醫院的海外服務平臺,而且辦公地點就在上海,這家行業老品牌,成立時間久而且服務好、醫療人員配備齊全,更讓人放心。

  新里程美家也沒有辜負我們的期待,他們在接收了玲子的所有病歷及檢查的材料后,快速地預約到了美國麻省總醫院的腫瘤內科/肝癌研究所主任朱醫生。這位朱醫生也是我們想要找的大夫,他曾被美國評為“全美頂尖的肝癌專家”,我們在查找美國醫院的排名時了解了美國哈佛大學醫學院附屬麻省總醫院,就知曉了該醫院腫瘤內科主任朱醫生的大名,但大家沒想到一下子就能約到美國最好的醫生,這也讓玲子感到很幸運。

  原來,玲子的病還有得治

  我們焦急地等來了會診那一天,玲子由于身體狀況無法到會診現場,我則陪玲子的老公一起到了位于上海鬧市繁華區的新里程美家遠程會診室接受會診。那天我見到了新里程美家的醫學顧問,玲子夫婦之前已經多次和他們商討過看病的事情,這位醫學顧問給了很多支持,她給我們介紹了遠程會診的流程,再一次商討了我們會診的具體問題。然后調試好設備,我們在寬大的遠程會診屏幕中見到了朱醫生。

  麻省總醫院腫瘤內科主任Dr.Zhu為玲子會診

  朱醫生是華人,他通曉中文,很熱情地和我們打招呼,氣氛很輕松。朱醫生先是詢問了玲子丈夫玲子本人現在的身體狀況,朱醫生聽后首先建議玲子停掉現在正在使用的靶向藥索拉非尼。之前,玲子在焦急等待治療方案的時候征得主治醫生同意后使用索拉非尼治療。但服藥后,她一直渾身癢、頭發也掉得非常嚴重。

  可是會診時,朱醫生非常肯定地說,目前國外所有文獻和臨床試驗都證實索拉非尼對膽管細胞癌無效。此外,若繼續使用索拉非尼,則會加重玲子今后將要實施的化療所產生的副作用。

  朱醫生建議盡快使用吉西他濱和順鉑進行化療,并給出了具體的化療劑量和方案,同時建議玲子丈夫務必要改善玲子目前的營養狀況,因為多次膽道感染的恢復以及后期的化療,都需要足夠的營養支持。

  玲子老公還詢問了有沒有其他治療辦法,比如近年來醫學界神奇的腫瘤免疫療法PD-1。朱醫生指出,膽管細胞癌使用PD-1抑制劑治療的臨床數據很少。但若在2-3程化療后療效不明顯,而患者又是PD-L1高表達的話,可嘗試使用PD-1抑制劑進行治療。同時待化療后,若腫瘤有縮小跡象,可以輔助放療。

  本來原定30分鐘的遠程會診,用了40多分鐘,朱醫生把每個問題都詳細地做了解釋,他還對自己給出的治療方案給出了大量的數據做支持,并一再耐心地安慰玲子丈夫要有信心。

  沒想到被認為沒有治療希望的腫瘤還有治療方法,,玲子和她的丈夫很受振奮。

  腫瘤病人到底需要什么?

  對于我們其他人來說,看個病好像不是什么特別的事情,但是這次會診對于像玲子這樣的癌癥晚期患者,那是在尋找救命的藥方。國內的醫生對玲子的治療沒有明確的方向,玲子夫婦一度在走投無路的困境中掙扎。

  誰都知道癌癥病人的時間很重要,因為腫瘤蔓延一天,他們的生命就越接近危險,越早的明確適合的治療方案,在治療中就越有余地。

  玲子和她丈夫就說,當初就是因為國內醫生無可奈何,他們又病急亂投醫,聽說索拉非尼的靶向治療效果好就趕緊用了這種藥,沒想到并不適合自己的病情,盲目的用藥,沒有效果還被藥物的毒副作用傷害。他們如果早點找外國專家遠程會診,說不定情況比現在要好很多。

  玲子和她老公也感嘆,美國專家對病人有很大的信心,朱醫生把能用的方法都全部告訴了他們,用什么用多少,能有什么效果,效果若不理想立即要改變什么都清清楚楚,能治則盡治,況且朱醫生給的方案還是國內就可以做的化療,而國內醫生連化療都不考慮過就判了玲子“死刑”。

  在我看來,這主要是因為美國在腫瘤研究上最為先進,藥物的使用經驗更為豐富,像朱醫生這樣的大夫,已經摸清了腫瘤的“脾氣”和“習性”,他就能對癥下藥,所以能成為頂尖的肝癌專家。

  會診之后,新里程美家為玲子總結了會診內容,并提供了詳細的會診報告,玲子按照朱醫生的建議在新里程美家旗下的國內醫院接受了化療治療。雖然化療也非常痛苦,但玲子堅持了下來,現在她的腫瘤縮小了,她正在接受評估,準備繼續接受放療。

  玲子能一路走下來真的是不容易的,我都以為我們沒有再在一起喝咖啡的機會了,但是她用自己的意志戰斗到了現在。

  她也讓我深感我國醫療條件的有限,對于癌癥患者來說時間是比什么都重要的,要想和腫瘤在時間的賽跑上取勝,就要找一流的專科醫生治療,有條件就要找國際上的知名專家,現在通信技術如此發達,讓外國的名醫看病不存在技術難度,只要選擇正規的機構,就是水到渠成的。

  最后,祝愿玲子和其他腫瘤患者能在抗癌戰中勝利,期待你們康復的那一天。

  改編自新里程美家國際醫療真實病例,經患者授權發布,文中使用化名,此文未經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相關案例
最新資訊
月亮仙女APP下载